名家论坛》柯志远/《微微一笑很倾城》网游里穿梭的神剧
Yes娱乐新闻中心  2016-09-13 00:44T中

文/柯志远

有时候推荐一出戏不是由於拍摄成绩的出类拔萃,可能是因为制作理念、拍摄手法的独特(例如以窘迫预算拍出别开生面极简美学的《太子妃升职记》),可能是因为成功跨越收视族群的尝试(例如让不同年龄段的同志、非同志都揪着心看的《上瘾》)。有些戏的引人关注,不单纯是当成一出戏来讨论,而是一个「现象」。近期造成热议狂潮的《微微一笑很倾城》,改编自当红网路小说顾漫的同名原着,堪称第一个成功将「网游」与「偶像剧」完美高度结合的成功案例,电影版、电视版同时大热登场,不但在对岸红红火火,在台湾的PTT论坛也被炒翻了天,人气爆棚,蔚为奇观。

就戏论戏,《微微一笑很倾城》的瑕疵明显(剧情结构松散、人物刻划肤浅、节奏掌控不够严谨),但以具象化的「网游」世界做为情节发展的另一个「舞台」,创意上匠心独运,再加上画风明快讨喜,角色群像活泼多样,演员的颜值水平傲人,剧本对白流畅有趣,意外地在讲述了一个「舒服,可口,好入喉」的「傻白甜」故事之余,构筑出一个色彩斑斓又天马行空的「世界观」,并且不忘恰到好处(点到为止)地对於网际网路生态内外的「虚」与「实」做了一定程度的辩证与反思,整体来说,不论对於戏剧的创作或观众阅听的经验,都提供了崭新的启发与示范,值得在电视戏剧发展的时间轴上,为它标记一个时代性的位置意义。

不同於《W:两个世界》以戏剧「世界观」匪夷所思的「穿梭、镜像、交叉」做为整出戏的发想主轴,《微微一笑很倾城》里网游世界的以假拟真、人物的合理化进入(并且像活人一样地活动、生存),没有那麽精巧的逻辑以及那麽繁复的架构(框架之上,还有框架),但这个「玩家直接『活』到游戏天地里去」的大胆设定,一来足以让人口庞大的网游一族感到窝心亲切眉飞色舞,更加顺理成章地给一出戏在视觉风格上有了另一番面貌多一重视野。(同一个演员,在游戏内外,是同一张脸不同扮相不同身份的「趣味」,足以让人看得眼花撩乱,而不去对主线情节的单薄多作奢求)。「五毛钱特效」原本是挑剔一出戏的负评,但因为这个特效场景「目的」只在还原(放大)网路游戏的虚拟世界,因此,虽非尽善尽美,也变得一点都没有「违和感」了。

不过,凭心而论,《微微一笑很倾城》所运用的特效画面绝对比「五毛钱」多出好几个档次,光看其中一段「群攻鬼姥救小倩」的任务片段,构图、运镜、CG特效,皆臻上乘,单独成立为神话特效院线电影的一场戏,都已绰绰有余。除了特效画面的用心,剧中有关网游开发、设计在技术面、市场面的种种术语,显得做足功课,特别讲究到位,这对於构筑出一个让「网游族」(不管是哪种级别的发烧友)真正流连忘返的「世界观」,那是真正做到了「如假包换,栩栩如生」的「说服力」,这是本剧最具可观之处,相当值得一提。

《微微一笑很倾城》里的大部分角色都有「网路游戏」里、外的两个「身分」,这除了上述视觉上的耳目一新,对於戏剧发展的铺陈、进行,也提供了至少三项加分的「化学效应」:

1,角色们在游戏里的互动密切(结成「侠侣」,生死与共),在现实生活里却可能对面不相识。种种微妙的阴错阳差、擦肩而过,营造了整出戏的悬念和张力,是一种「做作得不矫情,刻意得很合理」的「戏味」。

2,网路游戏之所以在庞大现代人的生活里占据了这样大的比重,有极大的原因是用来弥补现实人生里的空虚,不满与无力。在《微微一笑很倾城》里,某些人物靠网游世界里的群聚关系彼此壮胆(「小雨家族」之流),某些人物靠网游里的人气满足个人价值观的不均衡发展,更不乏有某些人物以网游角色间的互动,进行不足为外人道(也无伤大雅)的「移情」或「意淫」。藉由虚、实两个时空的「片面」,组合成同一个角色的「层次」,这样的处理,耐人寻味,很不一样。


▲《微微一笑很倾城》不但在对岸红红火火,在台湾的PTT论坛也被炒翻了天,人气爆棚,蔚为奇观。(图/剧照,2016.09.12)

3,在不破坏整出戏浅显直白的tone调下,戏里以几集篇幅藉由「二喜」和「曹光」这两个角色在网际网路上的「面具效应」(一个指鹿为马,另一个躲在被误会但不拆穿的ID帐号後面),探讨了当一个人不得不从虚拟世界重新脚踏实地的回到血淋淋活生生的人生,面对现实时所遭遇到的尴尬与适应。另外,一个电脑屏幕,切割出来的两个世界,让同一个人身上产生的一定程度的「人格分裂」(包括别人看你,还有自己看自己),这些画龙点睛的ISSUE,都或多或少让这个通俗娱乐剧显得并不媚俗空洞,并不平庸。

网游、手游的主要消费人口,原本跟「偶像剧」的收视族群在生活模式上就有极大的重叠,因此,我们看到了《微微一笑很倾城》里的「价值观」也不无向这个年龄段的人口靠拢的趋势:校花、大神…的称号是「自我价值」的指标,恋爱、人气、炫富…,是引人羡慕或追逐的另一种指标。但,比较难得的是,在这种取悦流俗的大氛围底下,把「大神肖奈」定位成一个专业素养足以睥睨四方的青年创业家,在这个励志的大光环下,「网路游戏」显得一点都不玩物丧志,而是一个体现智慧、能力、抱负甚至人生观的光明愿景。这层设计合情入理,为一个简单的故事添增了後半段「商战斗法」的元素,也算是在核心创作精神里,掌握住了正向启迪的「三观」设定。

女主角郑爽,向来演戏时表情变化有限(在大陆网友口中,她跟唐嫣、杨幂并称「三大面瘫女星」),不过在《微微一笑很倾城》这样的一个作品里,「贝微微」这个角色的人选,与其说是一个戏剧的卡斯,倒不如说是为一个画面决定「视觉风格」来得更贴切些。郑爽的五官极美,不论相貌、体形,不必PS,看着都像网游里的人物,造型吻合极了。持平来说,郑爽这次的演出无功无过,不至於让人出戏,不论时装、古装,每一出场都称得上赏心悦目,就当一道让人百看不厌的风景来看,足矣!

「一笑奈何」大神肖奈,是整出戏的灵魂人物,男一号杨洋「仙界」级别的超高颜值(大陆网友直接封了「盛世美颜」四个字),两岸观众毫无芥蒂地达成共识,公认是「本剧CP值最高的看点」。其实这海峡两岸三地第一美少年星路是坎坷的,第一出戏就被选上演李少红版《红楼梦》(2008年)的「贾宝玉」,万众瞩目下出道,却该红没红,之後载沉载浮了好几年,居然是靠一档实境秀(2015年的《花儿与少年。第二季》)才一整个人气大开,接下来连演《少年四大名捕》的「无情」、《盗墓笔记》的「张起灵」,才总算逐渐站稳了脚步。在《微微一笑很倾城》的前三分之一,杨洋自颈到腰的上半身几乎是不动的(跟他从小参军、习舞的背景有关),但戏越後走,职场戏的沉稳,感情戏的细腻,都出乎意料地到位,「大神肖奈」由形到神,诠释得完整而出彩,相较於之前几出戏的木口木面,就演技开发来说,竟是在这样一个毫不沉重的游戏之作里臻於大成了。

真要讨论这出戏的演员,严格来讲,配角的表现比主角自然生动许多,男女主角身边的次要演员个个活灵活现,鲜明而耀眼(这是成功地让这出戏引人入戏的「氛围生活化」的主因之一)。其中最看得人目不转睛的,是「于半珊」(愚公),戏里男三还谈不上,时不时出来晃一下,没有自己的故事线(story-line),但最让人叹为观止的就是他!他那些台词一长串一长串的,十成里倒有八成是废话,却偏能让他讲得口语春风,让人听出耳油(换一个口条不行的,那该能有多乾多灾难呀!)大神出车祸那段戏,小儿科到杨洋脸上都还不见伤呢,他却一连哭了三四分钟,那股子真真切切,哭得人都跟着鼻酸了。(那段戏台词空成那样,却靠一个演员,把一切所有不足都补齐了,也算是萤幕奇蹟了。)「愚公」叫牛骏峰,胡歌踢足球那戏《旋风十一人》里,他又酷又叛逆;《搭错车》里,演的是个暖心暖肺的音乐人;《战长沙》的胡小满,抛头颅洒热血…;跨幅那样大,形象那样多变,还都出神入化,特别值得期待。


▲《微微一笑很倾城》不但在对岸红红火火,在台湾的PTT论坛也被炒翻了天,人气爆棚,蔚为奇观。(图/剧照,2016.09.12)

本文作者《柯志远》作家,资深媒体人,知名娱乐评论家。纽约科技大学「传播艺术」硕士。涉足娱乐产业二十余年:电影行销、频道经营、新闻采访、唱片企划、时尚发行,专业经历遍及PEOPLE杂志、春晖电影、滚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职。出版《恶女阿楚》、《一个台客在纽约》等15本着作。

来源:Nownews


<<上一则

下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