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婚变风波 彭佳慧:管他爱不爱我,我都爱自己
Yes娱乐新闻中心  2018-02-12 18:41T中

 

 

她唱出女人心,却曾捞不出自己内心的海底针。走过让她决定再也不婚的 12 年感情,彭佳慧变了:「我过去只是一直想满足别人,现在学会照顾自己。」

「有些事情等没有用,我了解。我不想人老珠黄,才被人送作堆。走在红毯那一天,蒙上白纱的脸,微笑中流下的眼泪,一定很美,走在红毯那一天,带上幸福的戒,有个人厮守到永远,是一生所愿。」

唱这首歌那年,歌手彭佳慧 27 岁。在台北国际会议中心所举办的演唱会,舞台上弹着钢琴的那双手,是她从 19 岁就认定的男人所有,唱得深情的她,双眼直视着他,几度哽咽无语,流下的泪烫了唇,也伤了心。

走在红毯的那一天,彭佳慧唱出了自己的心事,也唱出在情爱中挣扎的女人的心情。

2016 年,她以《大龄女子》专辑获得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歌手奖。彭佳慧俨然成为现代都会女性的代言人,不需煽情、不用咆哮,温柔呢喃的每一句,敲痛了寂寞单身女子的心。

曾付出 12 年,终究悲伤收场

「我们谁不曾盼望,有一份好归宿,能够直到永远,幸福啊不会被拦阻,总有一天可以被所有人羡慕,真爱也许,只是迟到一步。」

隐藏在彭佳慧高亢嗓音中的,不仅是人生,也是社会趋势。1999 年唱了《走在红毯那一天》,到 2015 年《大龄女子》,中间相隔 16 年,她结束一段长达 12 年的关系,学习过单身生活并抱定「不婚」主义。

34 岁时,她终究遇见对的人共组家庭,并陆续生下三名子女。

即便如此,她唱出单身女子心声的印象仍深植人心,不论是在台湾或大陆,有她在的场合,总会被要求演唱《大龄女子》,「大龄女子可以让人感动,或许是因为我曾经也是,所以就是很诚恳地唱出来,」彭佳慧说,她唱的是生活,也是过往。

和在职场上求表现的女性相同,感情也曾经是彭佳慧的死穴。「我当时的心理是寂寞的,或许是因为在那 12 年中,忽略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受访这一天,刚从成都回到台湾,彭佳慧剪了齐肩的新发型。

对曾经刻骨铭心的那一段,「我只是一直想着要满足别人、照顾别人,以他为主的爱,也没问过人家需不需要这样的爱。」

当时即使已经是获得金曲奖最佳新人奖的知名歌手,事业正在逐步起飞,她还是忙着张罗买菜、煮饭,却常常等不到人。

28 岁时,她开始思考这段感情是否还要继续,一个人去美国旧金山旅行,在那趟旅行中思考很多,也开始倾听内心的想法。

不过,彭佳慧没有自己想像中勇敢。又过了三年,她才离开那段感情、那个曾经滋养她音乐养分的人。不害怕成为众人口中的「剩女」?她没有太多迟疑,「就是因为已经 31 岁,再不决定就要继续往下走,但在这段关系里面,我不快乐。」

学会面对一个人的孤单
恢复单身後的第一个圣诞节,她去买了棵树,准备回家布置,当车停在地下室时,才发现一个人无法将树搬上位於四楼的家,而此时车上流泄出陈奕迅的《圣诞结》:「我住的城市从不下雪……,」彭佳慧突然唱了起来,「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可怜。至少有过那样的感觉,唱歌的时候更有画面。」

说着说着,她爽朗地笑了开来,令人很难不注意到,在触动心弦时,她总会以笑声来掩饰不安,或许更多是不舍,不舍那个年轻的自己。

这段时间她不仅失恋,还失了业,因为约满而离开唱片公司。她告诉自己,不会再对婚姻有任何憧憬,从此抱定不婚主义,不要婚姻,当然也不会有小孩这件事。

个性倔强的彭佳慧没让太多人知道,连最亲的爷爷、奶奶都被瞒在鼓里,「我觉得友情真的很重要,」曾在屏东、高雄驻唱,上台北打拚的她,经常回南部找从高中到唱民歌时期的朋友,他们陪着她学喝酒、学抽菸,学习堕落、寻找自己,「但没办法就是没办法,你骨子里就是一个屏东人,就是一个传统的女生。」(来源:《天下杂志》 641 期)


<<上一则

下一则>>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