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孤儿十年成长 铸就纪录电影《川流不息》
Yes娱乐新闻中心  2018-05-08 19:21T中

Yes娱乐5月8日综合报导   日前,一部真实纪录汶川地震孤儿灾后十年成长的电影在5.12地震十周年之际与观众见面,这就是纪录电影《川流不息》。这是曾拍摄父母生活30年,以影像作品《俺爹俺娘》感动天下的着名摄影家、纪录片导演焦波的十年心血之作。

十年追踪 成就巨作

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动山摇,624个孩子瞬间成为孤儿。政府救助,社会关爱,孩子们在短短时间内迅速摆脱苦难,过上但灾难给予他们的心理阴影,却久之不去。

《川流不息》聚焦四川的北川、绵竹、郫县四个家庭的六名地震孤儿,全面展现了这六个孩子的震后生活和成长轨迹,在十年来灾区的巨大变化的背景下,从细微处讲述了几个孩子的成长轨迹。

地震发生后,焦波第一时间赶赴灾区,并先后结识了刘明富、廖岑、王晰、王海奕、何文东、何美君六个地震孤儿,并收他们为徒,给他们每人一台照相机,让他们记录身边的生活,希望镜头能洞开他们的心扉,让他们走出阴影,走进阳光。

先有爱,后有作品。在事无巨细的关心这些孩子的生活、学习的同时,焦波带领一支由八零后、九零后组成的摄制团队开始了十年的追踪拍摄,截止到2018年春节,积累了1500多个小时的视频素材,5000多张照片,这些影像不仅见证了六个孩子的成长历程,也成为了纪录汶川地震重建、尤其是心灵重建的珍贵历史资料。在今年5.12地震十年之际,在中国人寿的大力支援下,焦波光影团队把这些凝聚着汗水、泪水的成果震撼面世,倾情推出。

废墟中站立  跌撞中生长

这部影片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5.12大地震后,焦波深入灾害最严重的北川县采访拍摄。失去父母的地震孤儿引起了他的关注。他相继收了年龄六到十一岁的六个孩子为徒,教他们摄影,於是有了后面长达十年的故事。影片中集中展现了性格倔强的刘明富和乖巧活泼的廖岑的动人故事,品学兼优的王晰也给人印象深刻。

孩子们先跟焦波学摄影,后学DV,孩子们有独特的影像感觉,作品在北京展出和获奖,之后,孩子去上海,参加夏令营,见识了更大的世界。

荣誉给他们带来了快乐。但之后,六个孩子成长的道路开始分叉:王晰把主要精力用在学习上,一心想考清华大学。刘明富厌学以致最后退学。廖岑在爷爷、姑妈的催促下坚持拍摄,却经常跟他们发生矛盾;在地震发生三周年之际,关心呵护他的爷爷患病去世,这给廖岑的心理极大震动。

灾民们陆续告别板房的艰难生活,孩子们的生活也翻开了新的一页。孩子们也一个个跌跌撞撞地成长起来。成长过程让人唏嘘,又让人欣慰。

一朝结缘  十年辛苦 十年不了情

这麽一部跨度十年的纪录电影的成功面世,饱含了创作者又是片子中的作为故事线索的核心人物焦波的十年酸甜。

谈起和孩子们的相识,影片导演、也是这几个孩子的“父亲”的焦波,感慨万千。“北川县在媒体报导中是最严重的灾区,我在地震后到了北川,发现比想象中还严重。”焦波回忆起了最开始去时的情形。“我们到了一个小学的帐篷,那里基本上全是孤儿。我在想我能做什麽,也帮助一些孤儿吧。中国人寿第一时间宣布助养所有地震孤儿到十八岁,并支援焦波拍摄拍摄地震孤儿生活。於是,我按照他们提供的名单找这些孩子。第一个找到的孩子叫王晰,他还有个妹妹,叫王海奕;买纪念品时,王晰给妹妹买了一个,然后又对我说想再买一个,给邻居的妹妹。我觉得这个12岁的孩子,不但想到自己家,还会想到别人,冲着这一点,我收了他当徒弟。”

在焦波的印象中,刘明富是一个“眉毛挺浓的,单眼皮,很倔强”的孩子。影片中的刘明富令人印象十分深刻,有人说,他一个人的故事就可以支撑起整个片子,对这个叛逆生长的、“让人欢喜让人忧”的刘明富,焦波说起来尤其滔滔不绝。

2009年春,在北川县擂鼓镇板房小学,焦波第一次见到12岁的刘明富。刘明富是汶川地震造成的624名地震孤儿之一,家里三口人在地震中遇难。

“我们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他。有一天,在板房小学操场,他们集合开会,我过去以后问,哪个是刘明富,有个孩子一下子站了起来,冲我笑了一下,特别灿烂。就这麽拍一下之后,他就再也不笑了,再也不理我。”“我觉得这个孩子有故事,跟着到了他家,他依然很抵触。我就坐在他的床上,抓着他的小手,我发现这个孩子特别瘦小,手腕像高粱杆一样,特别细。”

面对初识是刘明富的拒绝镜头,焦波决定把相机交给他。“我说,刘明富,你肯定也能拍,而且肯定拍得不差,我看你很聪明。我教你摄影。”刘明富慢慢接受了,开始笑了。

廖岑的性格跟刘明富截然不同,起初非常乖巧可爱。但看完电影,观众就会发觉两人作为地震遗孤的心灵共同点、以及对待某些他们所反感的事物的反应是异曲同工的,不过,表现出的态度不同:一个激烈,一个柔软;一个硬碰硬,一个鬼灵精。

“廖岑这孩子他爸姓廖,妈妈姓岑,於是叫廖岑。有一次,在车上,路灯从车窗里面射进来,我发现他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在发亮;给其他几个孩子讲摄影知识时,他也在旁听,还能说出照片画面的意义,我很喜欢。”

廖岑特别的聪明,缺少独立性。爷爷去世以后,变得更加缺乏自信。在经历一系列挫折后,他慢慢也打开心结,立志好好报答家里。

何文东、何美君兄妹,拍照都很有天赋,抓拍的神态和构图很精准,但家里太穷,后来都没干这个。“说来也很遗憾。其实他们十年的故事,也特别震撼,特别清苦,但囿於影片篇幅,也只好不展开了,可以另一个版本讲出长篇故事。”焦波说道。

在哥哥王晰的记忆里,王海奕大了也会抱着她哭,别人有父母,她只有哥哥这一个亲人。这时候,王晰就扮演起了呵护的角色。

“他们的心理不稳定,有时可能感觉人生没什麽意义。有一次,我在小海奕的桌子上看到一张纸条,上面,当时只有七八岁的她写着:王海奕,你多麽可怜啊。”

“我慢慢地领他们到外面去看看,2010年暑假,我们去了青岛,四川的孩子想看看海很不容易,他们在海边追逐着浪花,跑啊跳啊,特别高兴。我想让他们看看大海到底有多大,自己的心胸也要有多大。” 

但是,2011年,刘明富还是自己决定退学,别人怎麽劝也不回去。几个月以后,他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

2012年,15岁的刘明富执意来到沂蒙山区跟着焦波拍摄纪录电影。离开了学校的刘明富在这寂寞、贫瘠的大山里,却像是挣脱了牢笼的小鸟,无比自由舒展。他吃苦耐劳,和村民打成一片,一年多的生活磨炼让他心理不断成熟,性格也开朗了不少,他还给乡亲们讲起了地震失去父母的经历。之后,他所参与纪录电影《乡村里的中国》的成功,使刘明富坚定了继续走下去的信心。

地震五年的聚首,孩子们已开始脱去少年的样貌。青春期的成长是多变的,刘明富性格依然倔强,他可以拍摄别人的生活,却极不情愿被聚焦在镜头下,特别抗拒媒体穷追不舍的采访。影片里的相关片段特别生动地描述了他那叛逆抗拒的一面。

“在刘明富进入我们剧组生活后,我们团队特别喜欢他,也很照顾他,为了让他不忘家乡,我给他起了个艺名:北川。我们山东村里的人们也都很喜欢他,有什麽好吃的都会给他吃,他的内心就打开了。”

从焦波拍摄《乡村里的中国》再到《出山记》,刘明富都跟着,而且是主摄影师。他到了十九岁的时候,焦波让他自己去拍一部片子。他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在山东运城拍摄一位做电商的残疾女孩情感故事,大概同样有不幸的经历,刘明富在片里注入了特别的感情,影片成功地拿到了国家电影局的放映授权,还获得镇江国际纪录片盛典最佳导演奖。

廖岑生活开始迷茫,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外向灵动,却也依然爱笑,有时候耍点小聪明,戏谑的外表和令人捧腹的故事中,谁又知道他的内心隐藏了什麽。

学校推荐廖岑参加演说家选拨,讲述他和爷爷的故事,但经过努力,未能成功。面临毕业,廖岑去多家公司推荐自己。他在爷爷墓前许诺,以后好好孝敬奶奶,照顾好家人。

王晰高考取得优异成绩,以几分之差未能考上清华,但被上海交大录取。廖岑考上了四川传媒学院,学习播音主持。何文东护校毕业在医院实习,妹妹何美君在外婆的帮助下做起了麻将馆的小生意。

光阴似箭,川流不息。十年了,孩子们在全社会的关爱下一个个长大了。而关注、伴随他们的人们却已苍老。影片的结尾令人唏嘘,这是一个阶段的结束,也是另一个阶段的开始。

自我疗伤  艺术相助

“这就是一个自我疗伤的过程。”焦波说“时间长了,确实产生了亲人一样的感情,不自觉的参与到了他们的生活当中。他们没有至亲,当做一些人生决定的时候,监护人会给我打电话询问意见,我会尽力给他们指方向。王晰说不想学摄影了,我支援。我和这六个人就像一个小家庭,像何美君会经常给我画个画,寄小纪念品,心特别细。”

有一次夏令营,何美君在吃饭时不吃,说想吃麦当劳。焦波就拉住志愿者,说你别给,尽管他们是孤儿,需要被关爱,但是不能想吃什麽就给你买。“我告诉孩子,你们现在是在困难当中遇到了他们,但是不能由着自己的脾气来,要知道感恩,将来凭藉自己的能力获得自己想要的。”

“有时候他们就不听话。像刚地震一年,刘明富手机话费一个月九十块钱,装了很多手机游戏。我就说,你家里一个月才收入多少钱,给你手机是让你方便联络的。我狠狠批评他。”“但我也挺矛盾的,他们有时候不听话,我就想,权当他们撒娇吧,他们还能向谁撒娇呢!惹我生气了,转念我又有点后悔,他们还能向谁撒娇呢?

艺术治疗也是心理干预的一种方法。焦波希望艺术的熏陶可以给这些孩子以灾后的心理治疗和人生信念的重建。“光给他们讲道理那就太枯燥,但是如果他们在创造的过程中接受了改变,那就是好事。”

如今,这六个孩子已经长大成人,最小的女孩王海奕在绵阳读初三,哥哥王晰从上海交大读书,其他人也都分布在各个行业,有了自己的生活。虽说他们经历了黑暗,经历了磨难,但他们没有成为弱者。他们用坚强书写了少年时代的一段历史。

然而,焦波和孤儿的故事或许不可复制。汶川地震之后,大部分孤儿生活在福利院、养老院,或者和亲属生活在一起。根据四川省民政厅2012年提供的数据,624名汶川地震孤儿仅12人被收养。

 涓滴情意 百川归海

 《川流不息》中的“川”字,暗喻着四川,也包括汶川、北川,这是本片的源头。按照汉字的象形释义,川,有水流、河流的意思,代表了大爱的蓬勃汇聚和生生不息。据了解,为电影取名“川流不息”,也是希望在社会各界的大爱护佑之下,作为祖国的未来,孩子们不但能走出伤痛,更能勇敢前行,为中国的未来点亮生生不息的希望之光。

同样令人欣喜的是,片方这次为观众带来了一个彩蛋,那就是剧中主角刘明富独立导演摄影剪辑的纪录电影《轮椅上的女孩》。好福利呀!

两部纪录电影是在汶川地震十周年时相继摄制完成。《川流不息》的十年内容,是灾民(尤其是遗孤)心灵重建成功的有力证明。《轮椅上的女孩》作者的优异成绩足以说明政府和全社会爱心助养关爱的巨大成绩,对激励青少年成长尤其生动形象。

十年很短,十年也很长。一个影片能攫取十年的光阴,在纪录片史上也是罕见的,但这也是“焦波光影”这个团队、这个品牌的影片的独特标签。

“我们哪一部作品不是花费巨大努力?我们的片子也是大电影长度、大电影故事和纪录片真实叙事的特殊结合,而且着重追踪讲述个体的故事”。在焦波的系列纪录电影中,一个个鲜活的人物随着时代激流,有时落下,有时又飞扬升起,其过程细如涓涓流水,有时又荡气回肠。这种纪录特色在中国影视界独树一帜,罕有其匹。

“焦波光影”团队业已制作并成功发行如《俺爹俺娘》、《乡村里的中国》《出山记》等七八部重量级产品,都是长篇,都是采用时间的长度来积累艺术的厚度,最短的纪录周期也有一年,而目前即将上映的这部《川流不息》,用了十年光景。

十年很长,十年也很短。这也只是孩子们的第一个十年,这些孩子的命运,这些孩子的起伏,在第二个十年,第三个十年…之后,还会奏响出怎样的动人乐章呢?我们关注!我们期待!


<<上一则

下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