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磊最新单曲发行 致敬火场“最美逆行者”
Yes娱乐新闻中心  2020-11-09 17:00T中

        近日,着名主持人,歌手师磊最新单曲《烈火金刚》在全网发行,歌曲目的是为了致敬火场“最美逆行者”消防官兵。

        歌曲《烈火金刚》分有多种版本,师磊演唱的为其中一个版本,歌曲一发行就获得网友赞赏和嘉许。

        师磊表示,灾难面前,用生命诠释最美逆行,最危急的时刻,以血肉之躯倾力救援。不管在地震、洪水、火灾各种灾难之中,第一批出现的总会是这群默默无闻,在背后为我们挡风遮雨的隐形英雄,灾难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哪怕我们并不知他们的姓名,但我相信他们逆行的模样会留在我们的心中!他们就是最美逆行,“最美消防”。

        早年经历 记忆犹新

        师磊:因为我是出生在黑龙江绥化市下城镇的一个农村家庭,从小家里以种地为生,当时家庭非常贫困,因为我是94年出生吗,那个时候的条件和现在相比真是天壤之别,而且我家是三个孩子,我有个姐姐,有个弟弟,您想当时的生活状况,靠父母来赚钱,还要养活我们三个,那真的是很不易啊,我记得当时我家里的电视机是早年的那种黑白的,只能看到几个台,当地只能看到黑龙江卫视,零几年的时候我正在上小学,在家里写作业,忽然就看到当时电视里播的是一个综艺节目,随后我就有个想法,就也想和他们一样站在舞台上,让大家瞩目哈,那种感觉。於是我就勤俭节约把省下的零花钱来买磁带学歌曲,那时候还是磁带形式的呢,本身家庭就不富裕,我记得我当时攒了快两个月才买了一本磁带,在当时的乡下没有说是去学习声乐或者是表演的概念,就是一句一句跟着录音里的学,还不能光明正大的,还得背着父母,怕看见说乱花钱,因为父母也没有概念学艺是怎麽一回事,就这样我就一直学习唱歌,学电视里他们的表演形式,每当学校有联欢会 或者晚会我都非常积极,记得上五年级的时候,学校搞晚会,当时我学唱的是大老师的《洗刷刷》,那时候没有吉他,也不认识那是吉他,我们几个人就抱着扫把在那演,当时台下的同学都哈哈大小鼓掌,我以为是我们唱得很好呢,实际不是,多年后我才知道,原来他们看我们抱个扫把感觉有意思才笑的,就这样一直到了初中,到了初四我的艺术梦貌似向前走了一步,这一年也是我为什麽会想要拜刘流老师为师.....

        追梦拜师八年 从未放弃

        到了初中,家庭条件逐渐的好了一些,姐姐出嫁了,剩下我和弟弟,相对来说父母的压力小了一点,当时电视也换了,换了彩色电视机了,但是偏远的地区,能看的台也就那麽多,08年的时候在某个栏目上我忽然看到了刘流老师,先生在舞台上的表演和舞台范吸引了我,几乎每天下学我都要回家看先生的栏目,因为当时栏目首播时间很晚,重播我上学还看不到,只能晚上看首播,当时父母睡得也比较晚,怕打扰他们休息,所以音量调的很低,甚至有的时候只能看字幕,每次看我都学习刘老师的各种神态,表演方法形式,电视也会播放一些台前幕后的事,我发现刘老师生活中也是一个很可敬的一位老师,但是当时只是看看,没有任何办法把我想要拜先生为师的想法说出去,当时手机都没有更别说微博之类的社交软体了。

        我记得是2010年的9月份那天是周三,我想去找找刘流老师,想把我的想法和他老人家说说,但是不知道他在哪,我知道他这个栏目是在黑龙江电视台播,但是黑龙江电视台在哪我也不知道,於是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就带着我兜里仅剩的100元坐车从镇里打算去哈尔滨,当时没有直达到哈尔滨的车,倒了好几趟车才到哈尔滨,到了哈尔滨就蒙了,太大了,根本不知道怎麽找电视台,我傻傻的还在找当时那个栏目的牌子 以为会在很明显的地方,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派出所,实在是走不动了,就在派出所待了一会。不一会出来了个民警,问我干什麽的?从哪里来。给我吓坏了,於是我就说来找什麽什麽栏目,之后民警告诉我是不是和黑龙江电视台合作的那个栏目啊,告诉我怎麽走去电视台,当时兜里没钱了,民警还给了我两块钱让我去买面包,我就得特别清楚,当时一个胖胖的警察叔叔,到现在我也感谢他,但是想不起哪个派出所了。

        於是我就乘坐公交,我还没做过公交,也没投钱,碰巧司机也没管我要,我就上了车,就到了龙塔,现在一想真是后怕,对我我来说从未做过公车,坐反了怎麽办?我到了龙塔,看到一堆人在那排队,我就过去了,我一看他们手里拿个是那个栏目的门票,碰巧过来一人问我有没有票,於是就给我一张,到了现场我想机会来了,即使刘流先生不收我,我也要把我的拜师想法说给他,不巧的是那天先生真的没来,我看到了先生的学生周英男导演,我和周导聊了很多,由於当时年龄小,周英男导演也不知道我是干什麽的,以为我是要饭的呢?还给了我100块钱,随后就要保安把我请出去了,因为我赖着不走就想找刘流先生。

        看着他们乘车而去,我失败告终别,当时的心情真是糟透了,那种无助,无法表达,我还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在电视台门口坐了几个小时。估计做到了凌晨4点多,一个保安过来和我说了一些话,使我明白打铁还需自身硬的道理,等时机成熟再来拜师,於是我回到了家,但是我妈和弟弟别提多担心了,给我妈妈急得都哭了,但是我家人也没有过多的说我。

        2011年我正式就读哈尔滨工业大学学习艺术,在上学的时候没有放弃梦想,学播音,学主持,学后期,学摄像,因为我知道这些技能日后我一定用的上,我想要自己变得更强,这样有朝一日还去找先生拜师。和先生学习喜剧学习艺术。大学毕业后我在电视台实习,做过摄像,做过记者,做过播音员,甚至有时会表演一些节目,直到2018年底我与刘流老师在网上终於取得了联系,当时很激动,我把这些年追梦的事都和先生说了,先生听完也很感动,一直鼓励我再接再厉,支援我走喜剧之路,我这边有些成绩就会和师父说,师父也是每次都鼓励我。但是从根本上来讲,我们还不算是师承关系,因为还没有行大礼,我一直想要去先生,但是先生在外面拍戏,一直没时间,但是每次我和先生说话,都称他老人家为师父。


<<上一则

下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