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尘埃落定》申城首演 六大维度忠於原着诗意呈现
Yes娱乐新闻中心  2021-04-09 11:57T中

     Yes娱乐4月9日讯   由九维文化与四川人民艺术剧院联手打造,改编自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同名作品的话剧《尘埃落定》上海站首演大获成功,观众们连声称赞“独一无二”的诗意文学之美,“藏版红楼梦”,成为当之无愧的2021开年大戏!《尘埃落定》在北京首演时更获得原着作者阿来的首肯“众多版本中最忠於原着,”“丰富、锐利、智慧,非常圆满”,引发前所未有的中国话剧界“地震式”轰动!4月2日-4日在杭州大剧院演出。

温璐
温璐

温璐
温璐

      《尘埃落定》讲述了一个“傻子”生在王权之家,见证一群“聪明人”在藏族土司制度从繁荣走向消亡的土司文明末日余晖下的“血色浪漫史”,呈现人性百态,揭开一场“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的魔幻穿越之旅。

王晓溪
王晓溪

     编剧:让原着说话,让文学性回归戏剧

     原着《尘埃落定》最让读者魂牵梦萦的就是语言“充满灵动的诗意”(第五届茅盾文学奖的颁奖词)。这也让编剧曹路生在17年前读完原着后惊叹,“是其他小说中没有的语言。”

王徐峰
王徐峰

     正是这份着迷使得曹路生在改编的过程中坚持“让原作说话,让人物说话”,保留了小说意蕴深长的诗性文字,保留了傻子少爷内心独白来推动故事情节的独特设定,保留了原作中王权线、情感线、复仇线、轮回线四条复杂交错的主线。观众置身剧场,仿佛在和这位天真未凿的傻子少爷对话,听他说爱情、亲情、权力、金钱与美色,他所处的那个末日前尘中铁与血的英雄主义、他所看到的人性百态。

王徐峰
王徐峰

     在后现代剧场纷纷占据了中国戏剧舞台的时候,不少专家与媒体人看完《尘埃落定》后感慨到:“感谢《尘埃落定》让久违的文学性回归戏剧舞台!”阿来也对此盛赞:“以往各版改编都多少有些隔阂,这一版真的做到了水乳交融,难辨你我。”

     导演语汇:独特美学写就辉煌且精致的诗

     如何在舞台呈现中,既要“具体”地将小说中“抽象”世界搬上舞台,又要“忠於诗意之美”保留大段独白的同时兼顾叙事性、抒情性和表演性,还要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内,完成多重空间的并行与穿越,是导演改编时的难题。

     胡宗琪导演紧紧把握了文明末路时的荒蛮刚勇与血性浪漫,用独特的美学视角在舞台上写就了一首荡气回肠的诗歌。用仪式感极强的场面化叙事,表达给观众身临其境的戏剧体验。比如区别於《白鹿原》中的歌队参与叙述、点评和对情节穿针引线的处理,《尘埃落定》中的歌队既是土司制度下的如蝼蚁般涌动着的虔诚藏民、是看客、是草民、是乌合之众,也承担者物像的表达,晃动着罂粟花,翻滚着的粮食,疾行的马车,紫色的灵魂,使舞台的想象空间更为丰盈。

     胡导用抒情性和叙事性相容并包的写意处理,用忠於原着的审美格调和独特的导演语汇在舞台上写就了一首“辉煌且精致”的诗,为“文学性”赋予了震撼的“剧场性”效果。

     舞美:行云流水的舞台转换 弦外之音的想象空间在《尘埃落定》的舞美设计中,布景没有仅局限在藏族官寨的民族风情中,所有的景片融入了藏族元素,也兼顾特殊性和普世性的平衡,让观众看到的是一个世界性的故事;布景没有局限在平面空间内,三个二层平台和四个高梯组成了七个戏剧空间,随剧情推进时空随意穿梭,更隐喻更深层次的文化内魂。

     舞美设计高广健独具匠心,不管是巍峨压抑的土司官寨,还是娇艳欲滴欲望澎湃的罂粟花地,或鲜活或厚重或魔幻,不仅静观惊艳,又让每一个景片在舞台排定中得到淋漓尽致的使用,多重空间的并存架构让幕与幕的更迭有着更多的暗喻表达,增强观众想象。

Hiro
Hiro

Hiro
Hiro

     故事的结尾,舞台上所有的装置都消失了--“白茫茫一片真干净”。正如媒体盛赞,《尘埃落定》堪称藏版“红楼梦”。在200分钟的现场,眼看他立高楼,宴宾客,辉煌无两;眼看他楼塌了,所剩无几。

     服装:重金打造力求精致 还原土司的末世奢华话剧《尘埃落定》从服装上再现了土司的末日奢华,造型设计陈敏正精心制作了200多套华服,80多条皮草、637块特殊面料,很多普罗都来自印度,为了方便演员在舞台上自如的表演,两千多块蜜蜡绿松石天珠象牙、100多条仿金银质首饰及火镰腰包都又轻巧又逼真。其中,团队专门从川藏地区采买大量藏饰,经过工艺翻模处理,制作成兼具细节美感同时又轻巧的饰品。

     演出开始,所有的演员从观众席后放入场,大色块、廓形、质感来区分角色阶级、饰品象征权力。锦罗玉衣、金丝细缕、奢华精美、重工制作,使得观众快速走进那个充满异域风情的万物有灵的魔幻时代。

     音乐:话剧也有了主题音乐

     在话剧《尘埃落定》中,音乐的表达是非常成功的,就像给观众内心插上了指挥棒,对剧情的推动情绪的呈现立下汗马功劳!不露声色地烘托着故事的命运、人物的内心及戏剧的情绪。音乐设计石一岑采用电子乐、弦乐和民族乐器,设计了藏区民歌、小调等独具特色的音乐形态,在观众的情感堆彻到无以复加的时候,一下把大家推到在恣意汪洋的滚滚情绪里无法自拔。

     比如傻子少爷的情感主题音乐《三个女人的离开》,不仅在重场戏中浓墨重彩地呈现了傻子与三个卓玛之间的深深羁绊,更以变奏的形式多次出现在剧中,或悦耳婉转,或哀婉咏叹,让人沉醉在这一抹独树一帜的藏族风情中。

温璐
温璐

     演员:四个境界自由游离,紧扣人性深不可测

     215分钟,18000字的台词,四个维度“自我与外界”的表演层次,对傻子少爷的扮演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两位初挑大梁的演员都在导演的精心调教之下,收获了一片好评。在“世俗之见的傻子、自言自语的傻子、通灵者的傻子、上帝视角的傻子”四个维度之间自由游离,在故事真实性和戏剧假定性中跳进跳出,时而天真懵懂、混沌低能,时而冷眼旁观、语出惊人,加之四川人艺43名演员班底,更是在导演的细致打磨下,呈现出“一颗菜”的表演状态,塑造出了一个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每一个位观众都在心中形成了属於自己的傻子的形象,开始拷问在经验主义改变世界的当下,如何安放自己的焦虑与不安。


<<上一则

下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