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裸辞去江南,他替30万人圆了梦
Yes娱乐新闻中心  2022-12-13 15:01T中

采访、撰文 | 灯灯

十点人物志原创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卸下工作的重担,从密不透风的生活里脱身,你会愿意去江南水乡感受静谧悠然的生活吗?

相信许多人都想象过这样的画面:雨天手执油纸伞,脚踩青石板路;雪天静静赏雪,伴着吴侬软语,煮酒烹茶;夕阳西下,倚窗凭栏眺,看小桥流水人家。

在都市的快节奏和高压之下,代表着慢节奏的江南水乡式生活,总是不断地勾起人们的向往。

今年36岁的邱路,正过着这种令人羡慕的生活。邱路是嘉兴乌镇本地人,几年前,他辞去体制内的稳定工作,开始寻找他的“诗与远方”。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辞职追梦需要破釜沉舟的勇气。在收获理想的生活之前,邱路也曾经历家人生病、生意失败等诸多不顺,一度深陷失意和迷茫。

经过无数次尝试和碰壁后,邱路最终发现,他所追寻的“诗与远方”不在别处,就在眼前。

01 直播间里的江南水乡

雨天的乌镇,白墙灰瓦,烟雨朦胧。

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主播“江南路大头”低沉温柔的声音在抖音直播间响起:“青瓦长忆旧时雨,朱伞深巷无故人”,“水巷石桥酒肆依,轻舟橹动日光袭”……

左上角的线上人数迅速爬升,短短几分钟便涌入了大量评论:“太美了”,“好治愈”,“真想亲自去江南看看”。也有新来的朋友对这个不爱露脸的“神秘”主播感到好奇,“主播的声音真好听,是本地人么?”

“江南路大头”是邱路在抖音上的名字。江南寓意家乡,“路”取自他的本名,“大头”则源於老粉们对他的昵称。

在这里,邱路的身份是一个拥有37.8万粉丝的专职户外主播,直播内容以展现江南古镇的风光为主。不同於单纯介绍景点的导游式直播,邱路走的是情感治愈的路线,舒缓的轻音乐,一口纯正的播音腔,再配上一段段应景的诗词吟诵,每个进入直播间的观众,都能迅速沉浸於江南水乡的静谧与悠然。

专职做户外主播以前,邱路曾是浙江省广播电台的播音员。他是浙江嘉兴本地人,大学就读於浙江传媒学院播音系,毕业后进入省广播电台,被派驻至宁波工作了两年。

后来,由於父亲生病,邱路辞去工作,回到家乡乌镇,一边照顾家人,一边打理家中的丝绸小店。那几年,实体经济受到电商冲击,小店经营惨淡。邱路尝试过向电商转型,但家庭作坊终究难敌流水线工厂,无奈之下,他只能在乌镇景区找了份闲职。

在景区工作时,直播也是邱路的工作内容之一。他喜欢诗词,喜欢朗诵,也喜欢音乐,有时会精心准备一些和江南相关的诗句,以及古风歌曲,在直播中分享。他细腻且独特的直播风格,也吸引了一批喜欢他的观众,这些观众和他一样,喜欢“烟火味”多过旅游景点、喜欢诗歌的意境多过官方解说。

不过,景区的直播终究需要以介绍官方的旅游攻略为主,很难融入太多个人特色。久而久之,邱路再度陷入了迷茫,他想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做直播,也渴望遇见更多同频共振的人,互相倾听和诉说。

去年6月,邱路从景区辞职,决定在抖音做专职户外主播。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辞去稳定的工作做自媒体,需要很大的决心。

邱路给自己的直播内容定了一句slogan,“分享江南四时、四处、四季”。为了达成目标,他每天早出晚归,一天直播八小时,清晨的朝霞和露水、午后惬意悠闲的居民、夕阳下的小桥流水人家、夜幕降临的灯火阑珊,统统被他的镜头捕捉到,分享给远方的人们。

邱路说,江南自古以来都是文化之邦,因此他的直播不光要有美景,更要有人文底蕴。直播前,他习惯做大量功课,将古镇的历史熟记於心。平日里,他尤爱收集和江南相关的唐诗宋词,茅盾的散文、木心的诗,也都被他融进了江南的桨声灯影里。

邱路的认真和努力没有被辜负。短短半年间,抖音号“江南路大头”涨粉近14万,遇到和江南最适配的阴雨天,单场直播最多有50万人观看。粉丝们亲切地唤邱路为“大头”,无数人在评论中告诉他,他们在他的直播间里看到了江南最美的样子。

02 一个小镇青年的摸爬滚打

谈起过去一年半在抖音直播的经历,邱路感慨,自己终於找到了正确的职业方向。

当主持人是邱路从小到大的梦想。学生时代,他在校园广播站当播音员,常常幻想着能做一档属於自己的节目。大学毕业后,邱路进入省广播电台工作,却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落差,“那时台里经常要给广告配音,我的任务就是读广告词,像什麽‘您没有听错,不要998,不要98,只要9块8,给您包邮到家’”。

邱路觉得,在体制内工作,需要人的个性相对圆融,一些考验人际交往能力的工作,也在慢慢消磨他对工作的热情。

在省广播电台工作了两年后,父亲生病的讯息传来,邱路便辞职回到家乡。此后的十年,他有过诸多尝试,结果都不尽人意。邱路陷入了漫长的职业迷茫期,一次次的失败让他几乎快要认命,觉得自己这辈子只能一事无成。

直到开始在抖音直播,邱路突然发现,自己从前的积累都有了用武之地——科班出身的播音功力,帮助他在一众户外主播中脱颖而出;儿时的十年美术功底,让他总能找到独特又巧妙的拍摄角度;而他最熟悉也最热爱的家乡,恰巧是无数人向往的“诗与远方”。

辛苦和困难同样存在。独自在外风餐露宿,一天八小时、日行四万步的高强度直播,几乎令邱路体力透支,不到一年时间,他瘦了60斤。不过,邱路觉得这些都不算什麽,重要的是他热爱播音,喜欢文字,一直想做一档属於自己的“节目”,渴望找到一批同频共振的人,交流并分享彼此的生活……而这些,都在抖音直播间里实现了。

随着直播越做越好,邱路的经济状况也有了很大改善。过去,他上班,拿固定工资,收入只够解决一家人的温饱。后来,随着粉丝越来越多,直播获得的收入能够让他在解决温饱之余,更好地生活、创作,找他合作的品牌和店家也越来越多。

邱路很感激粉丝的喜爱。他把收入的一部分又用於直播内容中,有粉丝想看他推荐当地美食,他便专门寻一些本地人会吃的小馆子,带大家探店,等之后粉丝们来了现场,就不用担心踩雷。除了江浙地区的古镇,邱路去年还来到云南、青海和甘肃等地,为粉丝直播爬玉龙雪山,看金沙江,观赏敦煌的壁画。

邱路常常觉得,他和粉丝是彼此陪伴、彼此治愈的关系。他记得,之前直播间有一个忠实粉丝是癌症患者,每天在医院化疗,身体状况只要稍好一点,就会打开邱路的直播。邱路每次看到她,都会问问她今天感觉怎麽样,鼓励她好好治疗。

后来那个女孩出院了,第一时间在粉丝群里报喜,还常常分享自己在家做的菜。邱路很感动,身处困境的人,因为他的直播,重拾了对生活的希望,这让他觉得自己也是有价值的。

“我以前是个很自卑的人,惧怕镜头,唯唯诺诺,对自己也不认可”,邱路说。但现在不一样了。生活有了奔头,职业有了方向,邱路觉得自己越来越自信,经济状况的改善更是让他长舒了一口气,“我在家里可以挺起腰杆,跟老婆孩子说,以后我养你们了”。

03 “诗与远方”就在眼前

在抖音直播的成功经历,给了邱路很大的启发。

他认为,江南水乡是一块宝地,这里还有太多太多的好故事等着被挖掘:唱花鼓戏的大姐今年已经八十岁了,还是每天坚持去戏台唱戏;在景区摇船的大叔早年间是渔夫,后来在景区摇船,一摇就是二十年,接待过无数明星和互联网大佬;巷子深处的小酒坊,店主如今仍在坚持用古法工艺酿酒,过程复杂精细,又充满匠心。

邱路鼓励他们都加入直播,一方面是为了改善收入,“这两年受疫情影响,景区的人流量少了很多,大家不能只守着线下的游客,还是要利用网路直播,将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分享出去,让那些暂时不能来到现场的朋友们,也能‘云游江南’”。

另一方面,邱路认为直播也是弘扬江南文化的极佳方式,“像我们江南特有的高杆船、花鼓戏和船拳,都属於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有茅盾先生笔下的狂欢节,现在好多年轻人都不知道了,但是直播却可以成为一个重要的展示视窗,让更多人了解江南文化,喜欢江南文化”。

过去这一年半,真的有不少粉丝因为看了邱路的直播,来到景区。有人带着家人来和他合照,有人送来家乡土特产,还有人心疼他夏天在烈日下直播,贴心地送来了防晒霜,这些小事都让邱路心里暖暖的,也让他愈发觉得,当初扛住压力做直播,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在我们这种小镇,大家普遍觉得应该安安稳稳找个班去上,做直播是很特立独行的,一个人天天在马路上举着手机,放着音乐,还在桥上朗诵《再别康桥》,他们会觉得非常奇怪”,邱路回忆。

好在,众人的不理解并没有成为邱路的阻碍。他用行动打消了家人的顾虑,也回应了旁人的质疑,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追寻的理想生活就在此处,“诗与远方”就在眼前,只要愿意钻研和投入,在家门口,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就可以把内容做好,让生活越过越好。

谈起在抖音直播的感受,邱路最大的感触是,“你可以在抖音上看到百花齐放的直播内容,看到各式各样的主播,不管是什麽样的人,都能够吸引到一群和自己同频的观众,找到属於自己的舞台。这也是为什麽有这麽多像我一样平凡的人,愿意参与进直播中,而且可以把这件事长久地做下去”。

2022年是抖音直播的五周年,有一个健康、优质、内容多元的平台作为土壤,邱路对自己未来的直播事业充满了期待。

他的愿望很朴实,“保持学习和充电、踏踏实实做好每一场直播”,在此基础上,他也希望能做一些新的尝试,比如以水乡为背景,将江南的传统丝绸服饰和时尚走秀相结合,带给观众们新的视觉体验。

无论如何,邱路说,自己还是会保持治愈系直播的特色,因为这是他的起点,也是初心——陪伴更多人,找寻他们心中的诗与远方。

上抖音搜寻“美好现场”,感受每一秒的美好!


<<上一则

下一则>>